迎合工业4.0,百岁GE做了哪些自我改造?_0

2019-06-12 11:38

  1896年,通用电气(GE)和其他11家公司进入道琼斯工业指数榜,120年后的今天, GE成为唯一留在榜上的公司。作为一家真正的百年老店,GE经历了从制造业到高科技,从工业企业到工业互联网企业的不断自我改造历程。在本文中,GE董事长、总裁Jeffrey R. Immelt分享了公司转型、升级、创新、发展经验和他对中国市场、全球化思考和愿景,给中国企业、企业家带来了启发。

  本文根据Jeffrey在北大光华中美企业家企业创新发展主题论坛上的演讲整理

  现在是一个动荡低增长的年代,全球经济比危机之前25年的平均增速要慢4%。不管是油价,外汇储备,还是全球地缘政治,加上民粹主义的盛行,变化因素非常多。低增长、高动荡、民粹的思想,这就是我们将要长期面对的世界大势。企业不管是小是大都要投入,这样你才能增长,世界上没有顺风乘船的机会,必须迎风而上,下足功夫取得成功。

  我们在五个方面努力

  第一是进行业务重新组合。我们对内部进行大规模变革,使得公司能够更为专注、更加深入。在世界上,我们把握自己的竞争优势,只做那些自己有机会领先的业务。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,我们在过去1015年中买进卖出了上千亿的资产,这是重大变化。

  第二,作为多元化的公司,必须探讨自己的竞争优势。 GE希望通过他的规模效应和思想的汇聚、传播,为客户创造解决方案,获取价值,所以有了GE商店。我们努力使GE商店成为竞争利器,而不是成为束缚。

  第三,世界正在发生变化,每一个工业企业都必须进行变革,成为数字化的企业。工业企业数字化,这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情,我们必须主动适应。

  第四,我们必须不断简化企业文化,否则会一事无成。GE要想生存下去、发展起来,在这么复杂的社会当中必须简化成更小的会议层级。我们现在做的工作是文化简化,分为四层,包括简化结构、层级、流程、审批,让事情做起来更容易。

  最后,我们非常强调要跟投资者一起赢得市场。在世界上我们的品牌价值处于第八,我们有500万个股东,客户也期待我们做对的事情。这件事情我们一直挂在心上,所以公司需要各种不同的层级去执行。

  GE的自我改造

  我是82年加入GE的,当时80%的业务在美国国内;2001年我上任总裁时还有70%。而现在70%的业务是在美国以外,我们不可能用八、九十年代那样的方式去领导GE了。我们希望提高速度,从精益制造到6,我们希望能够循环进行改造,快进整个业务经营。我们发现,很多公司失败就是因为他们的辅助功能太强,企业反而忽视了竞争对手或客户在做什么,这是不对的。比如我们在中国做医疗业务,必须瞄准中国所有的竞争对手,我关心飞利浦、西门子在干什么事情,同时也关心跟中国当地的竞争对手相比我们怎么样,这样使得我们更加敏感,了解市场的变化。

  高度中央集权是行不通的,所以要更多的放权,要分散,减少审批的层级流程。我在GE工作了3年,过去我经常对领导层说希望你们多、快、好、省,而现在员工不用多也不用快,有时候宁愿做少点。我们希望业务人员能够更专注,同时有更多的权利,所以我们通过IT工具给前线赋权,提高他们的竞争度。

  每个部门都能给公司带来不同的价值,GE应用商店像胶水一样把它们粘合在一起。每个部门都可以在商店里选购、补货,同时可以拿货。比如航空业,GE作为先进制造方面的领导者,不断在采用新的工艺技术,而航空业务中用的这些技术在油气、交通、医疗当中也都可以使用,这样公司内部就实现了协同效应。作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,我们有全球化的研发、培训和教育的布局,同时数字化业务也在全公司范围内进行,我们的软件语言统一,运营平台也是一样的。

  除此之外,我们不断强调一些核心理念,比如客户决定了我们的成功、必须瘦身才能快跑、要不断的学习变化,同时还要赋权,要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交互成果。

  我们是一个有着120年历史的老店,改造文化确实非常难,但只有这样才能改造我们自己。等Google到我们这么大岁数的时候,就是2150年了,他们必须不断想办法才能像我们这样成为百年老店。所以,我们自己也要不断变化,必须抛掉过去的成绩,为公司创造新的价值。

  对中国和全球化的看法

  GE在中国是长期的投资者,我们在中国有23000人,32个厂,有多个合资企业生产线。对于我们来讲,在中国做长线投资非常重要。人们看华尔街时报、CNBC、纽约时报,可能会觉得中国现在的日子太惨了,但是真正来了以后发现情况不是这样的。我跟当地的团队交流的时候,发现他们的视角跟我们是很不一样的。所以,我们希望在中国能够长期扎根,同时也能从中国人民和政府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,而不仅是从美国的视角看中国。同时我们也在中国投入了资源加强本地的开发能力,比如我们有软件实验室,多种产品设计,多个合资企业。同时我们在制造、设计等各个方面都极为本地化,这就是我们全球化的理念,要做到极致的本土化。

  我们要考虑在中国能做什么,愿意做什么,我们相信变革,坚定地相信我们的未来是光明的、在中国的未来也是光明的。这么多年跟中国企业的合作给我们带来的启示是如何发挥合力,使公司做大做强。

  现在世界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,我们要考虑百度、阿里、腾讯在中国这三家重要的数字化企业,可以参考美国的Google、Facebook、亚马逊,依靠互联网的经营,过去20年他们的消费业务有着非常大的发展。可以说这是一个方兴未艾的产业,而作为工业企业我们还没有从互联网中得到实惠,这就显示出在我们在劳动生产率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消费者从互联网中占了大便宜,但是工业企业还没有受益于互联网,这必须发生变化。

  我们也看到一场技术革命正在进行,实体的东西,不管是技术、产品,还是物料等等,都必须和分析技术结合起来。比如一个发动机可能有几十个感应器,燃气轮机当中可能有上百个感应器,像CT机产生的这些数据,超过了CT操作人员能够掌握的数据范围,他用不了那么多。我们必须把历史上这些物理的信息进行处理,把它和分析工具以及数据技术结合起来,这样就能够改变工业企业的经营方式。比如航空发动机是我们最大的业务之一,如果燃料的经济性能够改进1%,我们那么多的装机量就能给客户带来一年30亿美元的价值。物理资产和分析学加在一起可以说是一个最大的变革,这就是美国所谓的工业互联网,在欧洲叫工业4.0,中国叫互联网+。叫什么没有关系,总之要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、提高业绩。这是我们的一大机会。

  GE在三个方面发力

  一是我们自己内部的能力,我们叫数字线。我们最新的产品,新的燃气轮机,从设计到生产,一直到安装都是无纸化,数字化的。另外,我们现在的制造方法也在发生变化。

  第二,应用。我们希望能够建设一个生态系统,客户也好,第三方也好,新创企业以及我们自己都可以去编写应用,使得客户工作效率更高,实现更好的流量,更好的经营方式和定价。

  第三,分析运营平台。在我们所有的资产上它处于上面一层,我们的客户可以使用共同的开放平台,它同时向客户、市场,甚至向竞争对手开放,大家用此由此生成工业数据,同时进行包装,提高他们的效率。我们每年投入几十亿美元去做这件事情,这对于我们的未来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彩蛋

  问:如何看待美国选举结果?如果开发商(指特朗普)当了总统有什么影响?

  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,对于经营而言有些方面政策是最大的风险因素之一, GE资本里就有关于监管变化和政策变化的研究分析,企业有时可以对政策施加一定的影响,但更多的是回应监管的要求。不管以后有什么变化,什么风险,我们只能一路前行。

  企业要做好工作就必须灵活,因此要有对复杂情况的管理能力。我们到全球发展、投资建厂,就必须保持灵活性,同时遵守所有法律法规。GE是一个守法企业、透明的公司,而且会保持下去。我们非常尊重政治家和法律,尊重和他们的关系,但会按自己的长期战略来发展。我们跟中国的关系始于很早以前,也会持续到很久以后。不管美国选举的结果如何,我们对中国有长期的打算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